当前位置:

首页>业务交流
(西乡两河口所 晁飞)当前基层食品药品监管所工作面临的困境思考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4-03       

基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是开展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前沿阵地,承担着食品、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日常监管和稽查办案的重任。当前食品药品监管工作仍面临着诸多困难,形势严峻、不容乐观,结合自身工作经历和体会,思考当前基层食品药品监管所工作面临的种种困境如下:

一是基层食药监管任务繁重。基层食药监管涵盖餐饮、流通(个体食品经营户、各类超市等)、食品生产企业、食品加工小作坊、小餐饮、食品小摊贩、医疗机构、药店、卫生室、化妆品店、美容美发机构、企事业单位和学校食堂、“农家乐”和集体性聚餐等行业和领域。而基层食药监管对象特点是数量众多、分布散乱、规模较小,食药监管工作呈现量大、线长、面广的特点。由于各镇经济发展上的不平衡从而导致监管对象数量上也差别较大。比如经济相对发达的乡镇,监管对象数量高达几百几千家都不足为奇,由此带来的食药监管任务多,工作繁琐可想而知;而经济发展薄弱的乡镇,即使监管对象相对较少,但少则也有上百户,加之其地处偏僻,基础设施欠缺,信息和交通条件不畅通,致使监管难度加大,监管效率较低。  

二是食品药品行业安全隐患多。食品药品行业是高风险行业,对从业人员的专业知识、职业道德和法律意识都有很高的要求。但是据我了解乡镇大部分食品经营者都普遍缺乏专业的食品安全知识,职业道德和法律意识都急待提升。一方面是有的经营户在投入一定人力、物力和财力装修开店后便急于营业挣钱,重利益而轻责任,有甚者丝毫不熟悉食品操作规范和相关制度,缺少必备的保障食品安全的设施设备,对执法人员监管中提出的需要投入资金进行整改的问题往往主动性不高,应付情绪严重;对因违法而要承担的罚款,更是有严重抵触情绪;有部分从业者因利益的驱使往往铤而走险,导致监管难度加大。

另一方面是引发食品安全问题的原因本身也较多。比如违法滥用添加剂,蔬菜水果农药残留超标,致病微生物数量超标,人为原因等都会引发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由于其隐蔽性、普遍性等特点,使得食品安全监管工作往往令人防不胜防,一刻不敢大意。

三是基层人员和设施设备保障不足。其一人员配备上保障不足。大部分基层食药监管所只配备三四名监管人员,其中有的人员还被抽调去从事别的工作,而监管对象数量庞大,监管面广,工作显得力不从心,往往“鞭长莫及”。其二办公场地上保障不足。由于大部分乡镇政府办公场地有限,基层食药监所只能调配到一两间办公室,有的还与其他部门合署办公,比如我们食药所办公房间还是通过镇政府租赁的形势而分配到的。然而基层食药监所在开展日常监督管理的同时,还要办理行政许可,开展食品药品快速检验检测,建立和管理监管对象档案,承担宣传培训任务,开展执法办案等一系列工作,狭小的办公场地不能完全适应基层监管工作的需要,严重影响了工作效率和执法部门的形象。其三是执法用车保障不足。大部分基层食药监所目前没有配备专门的执法车辆,执法用车只能临时由乡镇(街道)协调安排,提前预约,而基层政府车辆又紧缺,用车部门较多,徒步、骑摩托车和开私家车去下乡工作是经常的事,使得工作无法及时、有效地推动。其四是检测设备保障不足。食品药品造假已从物理层面发展到依托高新技术和手段的化学层面造假,显然传统的食品安全检测技术已经不能满足当前食品安全监测的需要。而目前大部分基层食药监所不仅缺乏专门用于检测食品药品安全的设备、设施和技术人员支撑,而且检测手段落后、检测项目范围小、准确度不高,更重要的是不具备出具法定效力检验报告的权利,许多空白地带尚无法触及;就算是县级食品药品检验机构检测手段也有限,没有食品药品安全检测车,使得执法监管缺乏技术手段支撑,给执法调查取证带来难度,不利于尽早发现问题,排除食品药品安全隐患。

四是食药安全追责重于泰山。当前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工作承载着人民群众的较高期望,牵动着公众敏感的神经。一旦发生食品药品安全事故,社会舆论便会指向食药监管人员的监管不作为、监管不到位,必然给纪检、监察机关增加追责压力,追责机关势必将媒体和社会的反响作为追责与否以及责任轻重的标准,一旦追责轻则处分重则“双开”。因此食药监管人员犹如颈悬利刃,必须时刻绷紧神经投入工作,工作的同时也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五是缺乏食药专业技术人员支持。食药工作的特殊性要求监管人员需要熟练掌握《食品安全法》、《药品管理法》、《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等一系列食品药品领域专业法律、条例和规范知识,需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来辨别食品药品真伪,还需要具有广泛的社会阅历能力等,而大部分基层监管人员很多都不是食品药品“科班”出身,有招考的毕业大学生、安置的退伍军人或从工商、药监、质检、卫生、医疗等其他部门划转过来的人员,很多人业务不熟悉,执法能力和工作经验欠缺在所难免,而参加业务培训和学习的机会又少,摸着石头过河的现象很普遍,这很难适应新形势下食药监管工作的需求。

六是食药安全信息员协同能力差。乡镇(街道)的村(社区)食药安全协管员、信息员,多由村干部兼职,因为相关经费不能得到有效保障,加之人员自身所掌握的食药安全知识非常有限,从而导致其食药安全监管工作积极性不高和责任心不强,不能有力地配合基层食药所开展工作,不能充当食药所地有力助手。而基层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开展则需要充分协调乡镇(街道)农技、畜牧、综治、卫生、司法、民政、教育、公安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检查。需要开展食品安全应急处置和演练,需要开展食品药品隐患排查和食品药品安全信息收集等工作,这些工作若只有食药监所一个部门履职尽责,难免孤掌难鸣,力不从心。

七是基层食药监管人员不能专人专岗。这也是目前基层食药监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基层食药监所除了要做好本辖区食品药品日常监督管理工作,还需要承担县(区)级食药监局业务股室安排的其他非执法事务,诸如统计数据,填写报表,撰写各种工作总结,负责行政审批许可等;与此同时,基层食药监所还接受当地党委政府的双重领导和管理,而地方政府往往会交办一些重点业务工作,比如很多食药监人员都承担着政府的包村工作,食药监所工作人员只能两头兼顾、疲于应对,有苦难言,难以专心致志地干好食药监管本职工作,有的人员因为长期从事别的业务工作甚至荒废了本职业务工作,而面对当前食药安全提出的“四个最严”(最严肃的问责,最严厉的处罚,最严格的监管,最严谨的标准)的总要求,这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以上都是当前基层食药监管所面临的种种困境,具有普遍性,经过认真思考分享出来,愿和广大同仁共同交流,说的不对和不足之处欢迎批评指正。(西乡县两河口镇食品药品监管所  晁飞)